念诗很应景

从老姥爷家回到姥姥家,尔羊爱上了弟弟的小椅子,一坐上就唧哇响一声,尔羊很得意。而且很牢靠,尔羊倚在靠背上使劲往后仰也摔不倒。尔羊搬着它来到院子中间,往上一坐,仰首看天,念道: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,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。”我跟出来稍迟,反应了一下才听懂尔羊念的诗,忍不住笑,这丫头念得还真应景啊。弟弟也跟出来了,跟尔羊抢椅子,两人都不让,好说歹说才劝尔羊放手,尔羊转身一屁股坐到窗下的花坛上,接着念: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……”她真知道自己是坐在墙角么?

小姨穿着花花衣

小姨的睡衣很花,尔羊早上看见了,指着睡裤上的大叶片嗤嗤笑,却没说什么。从外面玩了一圈回来,尔羊几个房间找一找,不见小姨了,嘴里嘟嘟囔囔:“小姨穿着花花衣。”我忍不住笑,不了解尔羊的知识背景现在都搞不清她在说什么了,她有一首儿歌《大公鸡》:“大公鸡,真美丽,身上穿着花花衣,红鸡冠,尖尖嘴,每天早晨喔喔啼。”我问:“小姨是大公鸡么?”尔羊也笑了:“小姨是大公鸡!”我接着问:“小姨美丽么?”“小姨美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