尔羊骗人了

奶奶给尔羊冲了点奶粉哄她喝,她照例喝两口就不想喝了,一挥手把杯子扔到了地上,奶奶捡起来给她,她一甩手又扔了,奶奶生气了,捡起来拿在自己手里,尔羊伸手要,奶奶不给,尔羊指指自己的嘴:“啊啊啊!”意思是我要喝,奶奶信以为真,赶紧把杯子递给尔羊,她接过来甩手又扔飞了。小骗子!

征服锁链桥

尔羊初试锁链桥,惶恐不知所以,我扶持着战战兢兢走将过去。第二次走,让她独走,我在下面伸手护揽,她一边紧抓锁链一边借我助力,勉强通过。今日第三次,全不用我扶了,自己偶尔伸手扶一下锁链,摇摇晃晃独立通过。她走得很谨慎很稳当,偶尔也觉得危险而闭上眼睛,却没有表现出胆怯,我很满意。
我来了

我扶一下

我松开手

刮大风下大雨

黄昏时分,大风骤起,飞沙走石,忙下楼去接尔羊。单元门口遇到奶奶推着尔羊跑回来,雨已经细碎滴落了。一把揪起尔羊,跑到空地上,让她仰面淋雨,她亦快意大笑。见一时雨下不大,把尔羊抱短墙上,她摔开我手自己走来走去。风越发大,眼见近处碧桃的树枝生生断裂两股,头顶的洋槐亦有枯枝扑簌落下,更兼电闪雷鸣。。犹豫了一下,决计坚持。不时有人惶急跑过,见我俩闲庭信步,大声招呼:“不怕雨啊?”“这是在享受啊!”雨终于下大了,抱尔羊回到单元门廊下,尔羊可是大了胆,故意跑到雨地里去淋,引我揪她回来,两人跑来追去不亦乐乎。

再见再见

尔羊开始以自己的方式表达抗议,让大人尴尬了。推着或抱着尔羊遇见人,停下来打招呼说话,不过半分钟,尔羊便不耐烦,挥手跟人再见,真是相当尴尬。修养好的奶奶哈哈大笑,说:“尔羊怎么一见面就回见哪?”阿姨也不见怪:“尔羊很含蓄,比哇哇大哭强。”

尔羊的吃食

中午蒸了三种馅儿的包子,一个是虾肉馅儿,超市买的大个新鲜海虾,一个个掐头去尾剥皮挑虾线,然后剁成泥调成馅儿,可费劲了。一个是西葫芦猪肉馅儿,一个是胡萝卜粉丝鸡蛋馅儿。所有馅儿都是妈妈调制,奶奶负责包包子。尔羊很给面子,虾肉馅儿吃了三分之二个,胡萝卜鸡蛋馅儿吃了差不多一个,西葫芦猪肉馅儿也吃了半个,虽然都是只吃馅儿不怎么吃皮儿,也算表现不错了。

尔羊又喜欢上一种新食物

晚上带尔羊去吃权金城,数月没喝南瓜粥,尔羊还是觉得味道不坏。见妈妈吃冷面,也要吃,告诉她辣,不听,筷子头沾点辣酱喂她,“哈啊!”——张着嘴表示辣。上来一盘铁板什锦蘑菇,尔羊一吃很中意,尤其喜欢那种小个子黄褐色的妈妈叫不上来名字的蘑菇,吃了一口再来一口,呵,真好吃啊。

尔羊北返

昨日尔羊北返,一路表现极佳,因早上六点多便起床了,尔羊一出门便大睡起来,八点一直睡到近十一点,醒来心情很好,乐呵呵地玩一会子,便停车吃饭了。午后尔羊猴在我身上玩得不亦乐乎,可怜我困得睁不开眼,只凭一点微弱的意识揽着尔羊,在她扔了玩具的时候胡乱帮她捡起,基本处于半昏迷状态,尔羊却不在乎,自顾自摸摸索索又哼又唱。等我终于有些清醒时,尔羊又困了,一睡又是俩小时,一直睡到小区里。醒来一看,改天换地,我牵她在矮墙上走一走,她抬眼看到了秋千架,笑了。邻居阿姨经过打招呼:“呀,尔羊回来了!”尔羊低着头不说话。阿姨临走跟尔羊再见,尔羊才欢欣鼓舞地使劲挥手。进了家门,尔羊几乎马上就熟悉了,各个房间串了一遍,看墙上的照片书柜上的蝴蝶和床头的十二生肖,还知道墙上挂的是姥爷写的字儿。只是晚饭后爸妈去超市买东西,奶奶带尔羊在院里玩到天黑,回家发现家里没有人,尔羊可是结结实实大哭了一场,我走在楼下都听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