尔羊表达意愿很明确

    尔羊现在能很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愿了,下午我守着她在地垫上玩得正好,她蹭蹭蹭爬了出去,爬到桌子边,扒着桌面站起来,拿起一颗奇异果看着我——前几天一直喂她吃这种果子,七块八一个,真心贵,好在她爱吃——我说:“今天不吃这个了。”就放到水果堆里。她又拿起刚刚吃过的果泥和小勺,继续看我。我笑:“好吧,再吃点果泥。”她欢欢喜喜坐下吃。

尔羊拒吃鱼肝油

    每次喂尔羊鱼肝油都很费劲,她不喜欢吃,一看见就紧紧绷住嘴,我不依不饶,她坚持不了多久就嫌烦了,就忍不住要哭,一哭可就张开嘴了,我趁势鱼肝油挤进去。但也不是每次都成功,比如刚才,僵持了足有一分钟,她终于半张着嘴哭起来,我赶紧挤,她猛地一咳,把嘴里的水全喷我脸上了。话说回来,尔羊想哭又想绷嘴的样子可真是可怜人哪。